第66章

阿菀就受到了一次宫中顶级的享受。

她觉得自家姨母跟爹爹都是很好命的人。

这两只大米虫,一只抱住了皇帝的金大腿,一只找了她娘亲罗芳做长期饭票,简直就是米虫界的巅峰了好么?

胖团子被美人姐姐们拿香膏在身上涂涂抹抹滋润自己稚嫩的小皮肤的时候,只觉得幸福得也有点忧愁。

这得去哪儿才能找到一属于胖团子的金大腿呢?

她觉得自己的米虫生涯需要好好儿规划一下了,一边趴在温暖的池水里昏昏欲睡,看着自家姨母也幸福地被人服侍着沐浴,不大一会儿就睡了过去。这舒舒服服的睡觉叫阿菀一下子就陷入到了深沉的梦乡,罗妃沐浴完毕从池子里起身,就看见这团子已经睡得小肚皮一鼓一鼓的了。

她哼笑了一声,叫一个宫女把阿菀给擦干净身上的水,送上了自己的床。

胖团子哼哼唧唧地打了一个滚儿,就抱着软乎乎的床睡得更香甜了。

“明日就送阿菀出宫吧。”罗妃坐在一旁叫人服侍着换上里衣,垂头看阿菀的胖嘟嘟的小模样儿,眼底多了几分爱惜,抬手轻轻地摸着阿菀的小胳膊,说出的话却叫一旁的一个贴心的宫女有些诧异。

这宫女乃是当初罗妃从忠诚侯府带进宫的,自然忠心无比,听见罗妃是不要留阿菀在宫里的意思,犹豫了一下,到底心疼罗妃,轻声说道,“娘娘何必这样着急呢?叫五姑娘在宫里多陪陪娘娘吧。五姑娘在宫里头,娘娘瞧着心里也欢喜许多。”

“她不是个能在宫里呆的性子。”罗妃轻声说道。

“谁又是天生就合适在宫里呢?想当年娘娘不也是在宫里十分艰难?如今这日子都过得好了,娘娘怎么也算是颇有荣宠,五姑娘就算在宫里头住着,谁人还敢欺负了五姑娘不成?”

这宫女见罗妃羸弱的脸上露出几分笑意,不由越发心疼,继续劝她说道,“陛下都说今日要来娘娘宫里。娘娘怎么反倒拒了?若是,若是叫陛下多在娘娘身边几日……”

“他多在我宫里几日,我过的也是如今的生活。不在我的宫里,我依旧过得奢侈,既然如此,他还有什么用呢?”就算没有恩宠,可是罗妃娘家人能干,皇帝看在忠诚侯府那一家子为他在沙场玩儿命,也绝不会亏待了宫中的罗妃。

她不管吃穿用度都是最好,既然都已经是最好的了,那睡不睡皇帝,对罗妃就无关紧要了。

她满不在乎,宫女却迟疑了一下。

“好歹……也该生个儿女傍身。”她轻声说道。

“若生个皇子……罗家就不会如同今日这般过得舒心了。”罗妃顿了顿,嘴角露出了浅浅的笑意。她这话说得叫这宫女只觉得心酸,哽咽了一声红着眼眶说道,“娘娘为罗家做得也尽够了。在宫里就跟个人质似的,陛下他……”

想当年忠诚侯府满门武将,偏偏个个儿都有出息。

皇帝并不是忌惮臣子的人,因此把这群骄兵悍将全都放出去为自己守江山,甚至对罗妃的姐姐罗芳也同样信任有加。

然而再宽心的帝王,也总是会未雨绸缪。

罗家最得宠的就是罗家最小的女孩儿,既然如此,就宣进宫中,荣宠加身,也是给忠诚侯府的宽慰。

看似皇帝是喜欢罗家的女儿将她接到宫里来放在手心儿上宠,这满京都谁不知道宫里的罗妃娘娘病弱成那样儿,皇帝却依旧宠爱不绝?可是内里皇帝到底有几分真心也只有天知道。

这宫女只觉得自家娘娘可怜,然而罗妃却嗤笑了一声,抬眼看了这为自己真心伤感的宫女挑眉说道,“陛下身为帝王,自然应该有这样的防范。且他并未亏待罗家,也并未亏待我。给我荣华富贵,叫我过得极好,我并不怨恨他。”

她其实不怎么怨恨帝王的利用。

因为无论存的是什么心,罗妃也必须要承认,皇帝对她不错。

该给的都给了,该宠的都宠了,她住在宫中如同曾经在娘家一样轻松愉快,这宫中也没有敢冒犯她的人。

她母亲与兄长姐姐们都觉得对不起她,是因她为忠诚侯府做出牺牲,然而罗妃却并不觉得家中亏欠了自己,平静地靠在阿菀的身边,看着灯火跳跃之下胖团子红扑扑的脸淡淡地说道,“我这样的人,若是不生在荣华锦绣里,就是个早死的命格。且无论嫁到谁家去,时间久了,我这身子都是撑不住的,或许反倒因种种琐事成了怨偶。如今我在宫中开开心心的,这又有什么不好呢?”

“可至少,至少哪怕生个公主……娘娘,宫里头失去生母的公主也有几个,若是您当真担心陛下忌惮罗家。那不如就将哪位公主养在自己的膝下,这宫里的日子过得也快活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