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9章

这一刀仿佛捅得有点儿深。

皇帝抽搐了一下嘴角,没吭声。

那个什么,虽然大皇子愤怒的怒吼已经宫里都知道了,然而皇帝还是不想叫人觉得自己难以面对十皇子了。

难道还能说没听到一次十皇子像自己就觉得浑身不舒坦啊?

那不是犯贱么?

因为唯恐淑妃知道自己对十皇子有了一点小别扭,皇帝最近没怎么去见淑妃,唯恐自己露出这样的态度叫淑妃伤心。毕竟淑妃娘娘玩儿命给他生了儿子,他却对十皇子有了那么一点点莫名的意味儿,叫淑妃知道得多难受?

皇帝觉得自己不是一个渣渣,因此避开了淑妃,最近跟新封的陈妃在一块儿小日子过得美滋滋的。见皇后关切地看着自己,他含糊地说道,“十皇子还在襁褓,朕也不好时常去看望,免得叫十皇子养不好。”

这话说的。

皇后沉吟了片刻,却没说什么。

她想了想才和声说道,“陛下自己觉得怎样好就是了。”

她觉得皇帝这有点儿矫情,然而到底不是什么要紧的事,淑妃得不得宠在皇后的心里不大要紧,就算不得宠,皇后也不可能再帮淑妃邀宠什么的。

见皇帝跟阿菀一块儿低声说话,胖团子抱着皇帝的脖子正讲自己在外头的许多有趣儿的事儿,其实不过是小孩子的一些游戏,可是阿菀却偏偏讲得眉开眼笑,哪怕是摸到了秋天的落叶,拿着落叶去跟人家斗叶子梗儿都能讲得开开心心的。

皇帝听着就觉得有些趣味儿,笑着问阿菀,“这是跟谁学的?韩国公府世代豪族,竟然还会这样简单的玩意儿?”

豪族之中,女孩儿若是玩儿绣球什么的倒是常见,可是彼此抓着叶子梗儿拔河是个什么情况?

太草根了?

胖团子承认自己就是一只草根团子,仰头还安利给皇帝说道,“可好玩儿啦。”

她似乎真心实意觉得这游戏有意思……想当初胖团子也是斗叶子梗儿保持不败记录的强大的团子呢,见皇帝意动,她还巴巴儿地抱着皇帝怂恿说道,“外头现在在大中午,不大冷。陛下,陛下,咱们捡叶子去。”她瞪圆了一双圆滚滚的大眼睛期待地看着皇帝,盖因皇帝陛下的御花园里树木无数,那都是胖嘟嘟的大叶子,粗粗的叶子梗儿,看起来很有前途啊。

“行,咱们去走走。”皇帝心说从前他只知道跟美人弹琴,与臣子下棋,如今还学会陪团子捡树叶,也是进步了啊。

他笑了一声,颠了巅怀里的胖团子,起身就往外面去。

皇后跟罗贵妃都呆呆地看着皇帝这么走了。

当然,这是皇帝跟胖团子自己的游戏,不带别人儿,阿菀叫真龙天子给抱着,骄傲地扬起自己的小脑袋,如果不是怕叫人叫一声“妖孽!奸团!”之类的,胖团子其实很想爬到皇帝陛下的头上去,起码也得骑脖子什么的……

她叫皇帝抱着也算是不错了,看皇帝的身后几个內侍无声地服侍,眨巴了一下眼睛,用自己犀利的眼神逡巡在附近的大树旁,不大一会儿,顿时指着地上给皇帝叫道,“陛下,那片叶子胖!”

正在这个时候,她就看见不远处,一个小身影正在捡叶子,身边还有两个小厮亦步亦趋地帮拿着。

阿菀一愣。

那不是萧秀么?

“怎么是阿秀?”皇帝在皇族小辈里最喜欢的是自己亲弟弟庆王的两个儿子萧堂与萧韦,除了这两个之外,最喜欢的大概就是河间王萧秀了。

他总是觉得萧秀身上有一种奇异的,却并不叫人讨厌的脾气,有些端肃严谨,可是却并不刻板。且萧秀生得精致漂亮,说实在的,谁不喜欢漂亮的孩子。更因萧秀在书房的功课极好,却从不做一些讥讽旁人,或是看不起旁人的事,因此皇帝对萧秀也是青眼几分。

见萧秀正在捡地上的叶子,板着脸一板一眼的,雪白的小脸儿满是认真,皇帝不由露出几分笑意。

萧秀正一心一意捡叶子,听到这话,抬头看来,见到是阿菀与皇帝,顿了顿,手里捏着几片落叶走到了皇帝的面前。

“这是在做什么?”

“阿菀喜欢玩儿叶子,只是韩国公府上的大多干巴巴,我见宫中的叶子更好,因此给阿菀拿些,想回去给她玩儿。”

河间王世子当真是个能干的人,送的出自己的小金库,也能毫不脸红地把一把烂叶子塞进自家表妹的胖爪子里。看见阿菀挣扎着从皇帝的怀里下地,他扶了阿菀一把,把叶子送给她说道,“表妹喜欢就好。”

他这样认真地说着贴心的话,不知道的还得以为送的是九佰九拾九朵玫瑰花儿呢。

阿菀却觉得高兴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