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0章

萧韦本以为自己要遭到毁灭性打击,却没想到下一刻,四公主温柔地问道,“阿韦,你没事吧?”

萧韦抱头,震惊地转头看着四公主。

四公主脸上的笑容又好看又善良,秋日的光辉映照着她美貌的脸,一点儿也不母老虎了呀。

“二哥哥,这是阿韦表哥,我信上跟你说过的。这是四公主,我信上也跟你说过的。”阿菀没有想到哥哥突然回了京都,还找过来跟自己相见,心里高兴得不得了,顾不得萧韦和四公主,正抱着自家二哥的腿仰头深情款款地说道,“我可想你啦。天天,天天把二哥哥放在心尖尖儿上。为伊消得人憔悴呀。”她的胖腮鼓鼓的,努力做情深义重的模样儿,她抱着的青年嘴角压着笑意,忍笑摸了摸她的小脑袋笑眯眯地说道,“我也想念你。”

“放在心尖尖儿上没有?”

“放了。”

“那爹爹呢?二哥哥把爹爹放在那儿了?”

青年似乎很习惯这种送命题,因白莲花老爹没在,因此很利落地说道,“自然是不及我们的阿菀的。”

他简单地说了两句,见这只团子软乎乎,欣慰地抱着自己不说话了,伸手就把这只团子给抱起来,一边对四公主施礼说道,“见过公主。”他的目光又含笑落在了萧韦的身上,见萧韦生得英俊,虽然还有些稚气与少年的跳脱,可是那一张脸当真是非常英俊,笑着说道,“这是二表弟?第一次见面,你与阿堂瞧着有些肖似。”

萧韦:……

如今京都之中,“肖似”二字有点儿叫人心里发慌。

“表哥?”萧韦倒是还记得萧堂曾经与自己说过阿菀有两个亲哥,在边关已经都做了副将,是长庆侯罗芳的左膀右臂,能干得很,建功立业的一把好手,听见阿菀叫他二哥,顿时就知道这是阿菀的二哥韩靖。

见他生得高挑俊美,眉眼有句话怎么说带来的?眉目若春……反正生得就是与别的男子不太一样,若说俊美,韩靖自然比不上宫中的七皇子,然而七皇子为人虽然笑吟吟的,却总是有一种冷漠。倒是韩靖,嘴角带着笑的时候,就叫人心里总是有小爪子在挠似的。

萧韦心里对韩靖就多了几分亲近。

他觉得自己从未见过这样的人。

比起横眉立目的老爹庆王与一脸严肃的大哥萧堂,韩靖笑起来的样子真是好看啊。

四公主也这么觉得。

“你是阿菀的二哥么?千里迢迢而回,一路辛苦了吧?喝点儿水么?”她一副柔情似水的样子,把萧韦都给吓坏了,然而韩靖却似乎并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对,笑着道谢说道,“多谢公主。只是想着先来见我家娇……阿菀一面,因此亟不可待地来了。”

他笑着垂头蹭了蹭胖团子的脸,温声说道,“因心里想念咱们的阿菀。也只想念我家阿菀。”他眼底的温柔叫人心动,看起来不像是军伍出身的壮汉,可是看起来却比寻常的读书人多了几分强硬与肃杀。

反正四公主晕了。

她眨了眨眼睛,觉得韩靖与阿菀之间兄妹感情真是太好了。

“二哥哥,你怎么回京都啦?母亲爹爹还有大哥哥呢?你们去年一个都没回来,过年都没有见到。”阿菀软软地在自家兄长的怀里撒娇,很习惯,习惯得不得了,还贴着韩靖的耳边小声儿说道,“想你。”

她依恋地抱着自己的哥哥,韩靖眼底生出几分疼爱,抱着她轻声说道,“去年战事繁忙,今年母亲与父亲脱不开身,叫我先回来见见你。顺便给府里送些边关的东西好过年。在府里过得开心么?我不听信上的话,只问你亲口说到底过得好不好。”

“可好了。现在我跟姨母在宫里住,二哥哥,我有个温泉庄子,陛下赏赐的,送给你去泡,解解乏儿。”胖团子奶声奶气地拿小爪子揪着自家哥哥的衣襟说道。

她说完了,还巴巴儿地去靠近了哥哥的怀里。

“我也不累。只是见不着你,就觉得心里过不去。”韩靖笑着摸了摸阿菀的小脑袋瓜儿,亲了亲她的眉心,又颠了颠,见胖团子这实心儿了很多,就对她在京都的生活心里有数,这肯定是过得好了。

虽然说他并不是一个多心的人,总是会怀疑家中有人欺负阿菀小小一只留在京都,可是韩靖却总是会对阿菀挂心几分。见她当真是过得好,不是报喜不报忧,这才露出几分笑意。

“那咱们回家去吧。”胖团子见了哥哥,哪里还记得老白菜皇帝陛下,抱着他的脖子说道。

“不是说你在伴君?”

“伴君的又不是我。我就是打酱油的。”伴君的是陈妃娘娘,不过碍于这是宫中的事,阿菀也不会大嘴巴地跟哥哥说这么些妃子承宠的事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