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4章

韩二沉吟了片刻。

爵位给谁,其实说起来也没什么两样。

“你知道阿菀如今已经被封了县主了吧?”

这爵位,阿菀已经有了,若是韩靖兄弟俩再把长庆侯的爵位留给阿菀,天呐!这团子日后怕不是只爵位批发商,身上那爵位也太多了。

且韩二还隐晦地对韩靖提醒说道,“你是见了阿秀的。你姑母十分喜欢阿菀。那是河间王府。阿秀是独子。”这话说的就是没准儿往后胖团子就成了王妃呢,且萧秀是独子,以后河间王府的爵位是板上钉钉的事儿,韩二现在想一想这团子头上的爵位,就觉得头昏。

数都数不过来的感觉。

韩靖不由笑了。

“谁会嫌弃爵位多呢?”

且叫韩靖说,只有爵位多多地堆在阿菀的小脑袋瓜儿上,往后才能叫人觉得仰视不是?

就算不嫁给萧秀,往后的日子也足够了。

“这是你们母亲的爵位,我没有置喙的余地,只要你们兄弟没有纷争,和和美美,爵位给了阿菀也好。”韩二却高看了两个侄儿一眼,那别人家里为了一个爵位,兄弟们争得跟乌眼鸡似的,反目成仇的也不是没有。

可是韩靖兄弟对长庆侯的爵位没什么放在心上,反而愿意留给自己的妹妹……虽然说女子袭爵在朝中看有点破天荒的意思,可是罗芳不也是破天荒罕见的女子之中的侯爵么?亲娘的爵位不给儿子给闺女,也是理所当然的事。

“我与大哥正年轻,往后的前程有的是,就算没有母亲的爵位,往后我们自己也能挣出来。”韩靖见韩二理解自己兄弟,完全没有阻挠,且十分看重阿菀,心里对韩二更添几分尊重,对韩二也说了真心话,和声说道,“阿菀没有来京都之前,二伯父没有见过阿菀的样子。打小儿就比同年纪的孩子小了好大一圈儿,都是四五岁上,她瞧着却似别人的两岁不到。”

说起这些事,韩靖下意识地抹了一把脸,忍了忍心中的酸涩轻声说道,“胃口也小,却恐我们担心,装着自己胃口好。只是二伯父,这是能勉强的么?反倒病了一场。”

看着妹妹小小一只躺在小床上,仿佛下一刻就要没了命,韩靖只觉得揪心。

“就这样把她拉扯大了些,吃了不知多少的药,好容易瞧着胖了,喜庆,可是抱起来轻飘飘的,都是虚的。天气但凡差些就喘不过气,都不敢叫她出门。”

韩靖见韩二沉默,想到韩二的独女七姑娘也不怎么康健,想必是感同身受的,轻声说道,“那会儿我跟大哥就说,阿菀是我们的命根子,什么都能给她。只要她过得舒坦,能,能活着,什么都愿意。”

阿菀从小就叫他们悬着一颗心,不说他们兄弟,只说韩三和罗芳,对这小家伙儿伪装自己康健只当没有察觉,阿菀病一次,罗芳就自责一回,韩三先把闺女的病给养好,自己也得病一场。

虽然别人看着阿菀是累赘,可是他们却觉得阿菀是他们的宝贝。

什么都给她。

叫她一生无忧,一生平安喜乐,富贵双全。

因此韩三夫妻再舍不得,也把阿菀给送回京都来。

一则是因京都奢华温和,不似边关苦寒,一则韩三是存了些私心,想着京都之中长辈都在,更何况还有宫中的罗贵妃在,旁人也就算了,罗贵妃跟罗芳是亲姐妹,罗家八个儿子……忠诚侯府对罗芳的孩子一定会真心疼爱。

韩三不知道自己妹妹会不会喜欢阿菀,可是就想着……罗家八个儿子,就随便舍出来一个,往后好好儿照顾阿菀,看在他与罗芳的情分上,罗家是一定会愿意的。

不说骨柔亲情,只说韩三夫妻还有韩靖兄弟如今在外功勋卓著,怎么也能被罗家倚重些不是?

因此当初韩三其实是想把阿菀嫁到忠诚侯府去的。

他其实都相看完了,就老八罗庆最好,头上有亲兄长,日后就算阿菀跟罗贵妃似的生不出来,这子嗣问题在罗家也算不上什么。

罗家家风清白,从未有纳妾之事在,忠诚侯夫人为人厚道温煦,是个很慈爱的婆婆。

打小儿把阿菀送去京都,与罗庆青梅竹马地长大,到时候罗庆习惯了照顾阿菀,这婚事也就差不多了。

说起来,韩三是有些小心机的,也因此,当阿菀回了京都,京都的书信传来大家愕然发现,罗家的书信的确来了这很好,可是河间王府却热络起来,顿时就叫韩三抓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