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4章

因怀着心事,因此阿萱等太夫人从小佛堂里出来就把这件事给说了。

“说起来,大姐姐也是迟疑的。”阿萱见太夫人沉吟没说什么,顿了顿才对太夫人轻声说道,“这人的人才倒是极好,只是克妻这名声……也实在是叫人为难。大姐姐舍不得他这人品本事,可是又想着,若当真克妻,岂不是害了四妹妹。”阿琪正是因这件事才犹豫不决,不然早就把这小子给说给太夫人听了,不过她也觉得克妻这事儿吧……说起来有点儿邪乎的意思。

阿菀也想了想。

叫她说,她是不怕的。

克妻这种不属于封建迷信么。

可如今大家却不觉得这是封建迷信,而是蛮相信的。

她坐在太夫人身边软软地依偎,见太夫人没有当场拒绝,反而犹豫起来,就知道这条件太夫人也是觉得极好的。

出身庶子,有家族可以依靠,又很能干,能自己管得了家产,又能科举,说一句不好听点儿的,怕是比一般儿的勋贵门第的嫡子还出息一些。且这样能干,又被嫡母养大,应该人品也是不错的,不然嫡母能为他筹谋,还想着给他田地铺子叫他自己积累家财?叫阿菀说,这嫡母跟活雷锋也差不多了,不过也可以看出这其中的母慈子孝。

能对嫡母这样用心,想必人品还真的不错,但是就说克妻这事儿,也叫阿菀觉得有点儿够呛。

毕竟这说给的是阿兰,而不是阿菀自己。

她觉得阿琪和阿萱对阿兰倒是一片真心。

不是亲姐妹,不会说这样短处与长处都很鲜明的给妹妹。

不然一个不好,岂不是落下埋怨?

阿琪与阿萱觉得好,可是在阿兰的眼里未必好,若是一个心眼儿小的姑娘,没准儿还得觉得这是姐姐们坑了自己一把。

她心里想着这些,就歪头去看老太太,就见老太太正一手一颗一颗地把玩手中的佛珠,显然正在思考,在阿萱摒心静气之中突然缓缓地问道,“你说的到底是谁家?”她这样一问,阿萱便轻声说道,“是赵国公府。”

她这样一说太夫人就微微点头了,斟酌着说道,“我这两年也不爱出去走动,也不知道赵国公府竟然还有这样的事。只是早前的时候,我倒是见过年轻的赵国公夫人几面,为人干脆爽快,人却不坏。这是一个极好的人。只是她为人再好,也没有随意养育庶子的道理,可见这庶子对她也的确孝顺,才叫她这样用心。”

愿意把庶子给教导成能科举的读书人的,不多了。

叫太夫人说,这庶子换了别人家……怕也是难以成才。

“正是这话。大姐姐也是因赵国公夫人为人虽然强悍,可是却并无那些后宅之中的险恶的心,因此才觉得合适四妹妹。”阿萱就对老太太说道,“我与大姐姐心里都想着,四妹妹这样的品貌都是极好的,可就是为人太过良善。”

她没说阿兰太过柔弱胆小,继续说道,“这样的性子,若婆婆是个刻薄些的,四妹妹怕是招架不住。赵国公府是个规矩人家,家中的规矩大,虽然累了些,可是有规矩镇着总不会叫四妹妹烦心。等过几年分家出去,自己小两口儿过日子,也清净。”

“克妻。”太夫人闭了闭眼。

她用力地攥紧了自己手中的佛珠,心里叹息了一声。

阿萱就不说话了,且见胖团子正捞了太夫人身边的点心吃,动了动嘴角,使了一个眼色。

胖团子把点心给了她一块儿。

阿萱也啃着点心不吭声了。

“这孩子……”太夫人突然开口了。

阿萱几口把点心塞进嘴里,一抬头,又是柔弱纤细的好美人儿一个。

倒是胖团子胖腮鼓鼓,吃得跟一只仓鼠儿似的。

优雅美丽的美少女对自家堂妹露出一个居高临下的俯瞰的表情。

胖团子气了个倒仰。

这阿萱果然是她的对家儿呀!

“克妻这事儿,我听着怎么心里都不对劲儿。”

“若是您觉得不喜欢,那就算了。大姐姐不过是见这人好,因此动了念头。左右都没有与谁提起过。大姐姐也说,若是您觉得不好,那就放着。她来往女眷多了,各家各府也都能知道些,往后再给四妹妹挑万全的人。不过这人是近水楼台,因大姐姐想着他的家中姐妹是她的手帕交,早前一块儿时常往来,因此知道他家里不是不规矩的人家,算是知根知底。”阿萱装模作样地给太夫人倒茶,顺手也给胖团子倒了一杯喂给她顺顺嘴里的点心,香风袭来,胖团子心说这安王世子妃身上这叫一个香喷喷呀。

可见在安王府日子过得很不坏。

阿萱当然过得不坏。

她眼下不知道胖团子在腹诽自己,反而专注地等着太夫人的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