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39 章

阿菀被萧秀说服了。

她垂着小脑袋, 觉得眼角热热的。

萧秀又亲了亲。

“那大伯娘还能回来么?”

“看她自己。”萧秀把阿菀给抱在怀里, 下颚压在她的肩膀上慢吞吞地说道, “若是她心里还记得大表姐与长生。”

叫萧秀说, 韩国公夫人被送去礼佛完全不需要同情。这又不是韩国公欺负妻子宠妾灭妻把她送去礼佛的, 乃是韩国公夫人抛弃了阿琪与长生, 只选择了阿恬。这是她自己的选择, 有什么好同情的。见阿菀抱着自己软乎乎的不吭声,软软一团,他侧身叫阿菀靠在自己的怀里。

“老太太送了她去礼佛, 也是为了你们。”

“我知道。”阿菀垂头说道。

若是韩国公夫人还这么与阿恬大刺刺地来往,回头把阿恬给招回家里来,那韩国公府从自己开始下头的女孩儿都别想有好亲事了。

她吐出一口气, 托着自己的胖下巴, 到底把这件事给放在一旁。

萧秀见她显然被自己给说动了,勾了勾嘴角。

“乖乖的。凡事有长辈在, 跟你都没什么关系。”他这一整天哄了阿菀休息, 又哄了她吃饭, 叫胖团子高兴了, 这才把阿菀送回了韩国公府里。

只是韩国公夫人从府里离开并未掀起如阿菀想象中的风浪,盖因韩国公一点儿都不在乎妻子在哪儿了, 在府里和在庙里都差不多。他只是更轻松地宠爱小妾罢了。只有阿琪与阿萱知道韩国公夫人去礼佛, 就回了娘家一趟, 知道她还与阿恬来往,阿萱没说什么, 阿琪闭了闭眼睛。

她母亲只想到阿恬可怜,可想到她了?

想到阿恬的儿子可怜,又有没有想到她的儿子?

“……母亲愿意补贴她,那就补贴去吧。”阿琪明艳的脸上有些晦涩,见太夫人关切地看着自己,强笑了一下轻声说道,“在母亲的心里,还是阿恬更要紧些。”

她心里有些伤感,又有点不想说话,到底略坐了坐就直接告辞走了。阿菀看着阿琪挺直起来的背影,目送她走了,就知道韩国公夫人其实这一回真的伤了阿琪的心了。她抿了抿嘴角,突然觉得自己做的事,告的状,其实都没错。

不然,韩国公夫人就要肆无忌惮地伤害阿琪与长生。

她一下子就觉得自己对韩国公夫人的愧疚全都没有了。

韩国公夫人不稀罕阿琪和长生,可是阿菀却想保护他们。

她想着心事,就见阿萱有些不自在。

“怎么啦?”她小声儿问道。

“她如今这样,我真是不明白她当初折腾什么。”阿恬若是知道日子会过成这样,当初还会不会和安王府退亲呢?阿萱心里也有触动,也知道太夫人这样做都是为了家里的小辈。

她是柳氏的女儿,说什么做什么都仿佛是在对嫡母幸灾乐祸似的,因此也不敢多说什么,只岔开话题对阿菀低声问道,“我听说皇后娘娘赏了你一个御厨?这真是太天大的体面。怪不得你更胖了。”

“这叫有福气。”胖团子柔弱地掐着自己的葵花点穴手说道。

“对,你可真有福气啊。”看着胖嘟嘟软乎乎的……阿萱却突然摸了摸阿菀的肩膀突然说道,“你怎么长高了些?”她可不是韩国公那种渣渣,许久不见阿菀的那种。乃是不久之前才见过阿菀的,只是没想到还没十天半个月的,阿菀竟然肉眼就长大了些。且阿萱下意识地捏了捏阿菀的小胳膊,只觉得虽然入手软乎乎的,可是里头的骨头却仿佛壮了些。这叫她忍不住摸了摸阿菀的胖腮。

“我都长大了,当然得长高了。”阿菀顿时扬起自己的小脖子。

“还是一只团子呢。”阿萱嫌弃地哼哼了一声,就把手往胖团子的怀里摸。

“你干什么!”看她对自己上下其手,胖团子冰清玉洁的娇躯是能随意触碰的么?白莲花都只能远观来的!小家伙儿急忙警惕地抓着堂姐的手看着她,一副好戒备的样子。

阿萱就抽了抽嘴角低声说道,“都说你是个小福星。你,你叫我摸摸,回头给我一个儿子!”这话说的……难道叫堂姐怀孕的功劳不是堂姐夫,是胖团子啊?阿菀觉得自己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这叫安王世子知道还不哭死在自己面前,急忙说道,“找三姐夫要去!”

“这不是没法子了么。”阿萱就又摸了这团子两把,心说回头得把团子供在家里拜拜,

这莫不是早年她跟团子感情坏,因此才没有得到福气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