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67 章

这真是发了发了。

要不, 趁着她爹爹还没回来, 先转个职?

大白莲回来, 自己跟她姨母掐去吧。

小白莲不跟他们玩儿啦。

等以后当了锦鲤, 那照样儿过米虫生活来的。

阿菀就捧着漂亮的绫罗绸缎, 一下子觉得自己开启了有一个人生。当然, 这就是暂且想想, 这职业还得慢慢儿规划,倒是等晚上的时候韩国公回来了,听说阿萱有孕, 顿时大喜!

把闺女嫁给王府世子,这不算成功。

得等闺女生了孩子,站稳脚跟, 这才叫联姻不是?

韩国公老大人还是很喜欢跟安王世子亲近的, 盖因这女婿耳根子软,十分天真好糊弄, 没有大女婿的精明沉稳, 坚定不移, 也没有二女婿的坑爹, 他还是个日后王府的继承人。因此韩国公露出了十二分的慈爱的笑容迎接安王世子的到来,并且嘘寒问暖, 把人家给感动的……觉得岳父比亲爹还亲……因为要努力对女婿好, 因此韩国公还去对阿萱问了问, 要不要把柳氏给接回来照顾她。

阿萱:……

她觉得自己要是想保住这一胎,还是别叫柳氏回来的好。

不然柳氏不知道得在府里闹出什么幺蛾子, 她还能安心养胎?

就算心疼生母,可是阿萱也想先把自己的日子给过明白了。更何况她想到弟弟韩誉因柳氏,如今姻缘不顺,哪怕韩誉没有与阿萱多说什么,可是这么多年,韩誉毕恭毕敬打着“尊师”的旗号给礼部尚书送了那么多的东西,阿萱又不是个傻子,还有什么不明白的。正因为知道弟弟的心事,因此当仙惠出嫁,阿萱虽然在韩誉的面前没说什么,可是背地里都心疼死自己的弟弟了。

她怎么可能不知道人家不愿意把闺女嫁过来是为了什么。

“父亲,姨娘……我希望她好好儿的,过得松快些,可是父亲也想想阿誉吧。”阿萱这些话,这么多年从未与韩国公说过,只是如今或许是有孕在身心里憋不住事儿,见韩国公喜气洋洋的,满脸希望,又见安王世子和二房的堂兄韩潇出去说话,自己的面前只有一个软乎乎坐在自己身边继续充当小福星给自己更旺一下的阿菀,这才轻声说道,“阿誉婚事艰难,父亲难道当真不明白是为了什么?父亲,阿誉的身份尴尬,姨娘的身份也尴尬……”

韩国公在朝中厮混,怎么会不明白她的言下之意。

因此阿萱就不必说得很明白了。

韩国公脸上的笑容慢慢地呆滞了。

“你的意思是你姨娘的身份叫阿誉娶不上好媳妇儿?”韩国公都没有意识到,不知道什么时候,他在儿女们的面前提起柳氏,也只是“姨娘”了。

阿菀垂着小脑袋喝着暖呼呼的奶茶,觉得好尴尬呀。

这奶茶还有一旁的奶糕都是六姑娘阿娴给姐姐送来的,因知道阿萱喜欢吃酸的,因此阿娴还贴心地做了金糕……就是山楂糕了。酸酸甜甜,带着几分清凉,十分可口。阿菀都吃得停不下来,更遑论阿萱。

此刻阿菀再动弹有点不好意思,就抓了点心默默地啃,却见阿萱仰头看着韩国公轻声说道,“有身份的贵女,谁会愿意对一个妾侍折腰?父亲,我不是嫌弃姨娘。只是阿誉是个孝顺的人,日后必定不会舍弃姨娘,若是,若是分家……姨娘就要跟着阿誉,无论她的性情如何,这样的婆婆在,阿誉这后院儿能安稳?”

韩国公就陷入了沉默。

他叹了一口气。

“你说的话我明白了。那就叫你姨娘就在庙里呆着吧。”他慢吞吞地说道。

可没有了数年之前为了柳氏恨不能日天日地的架势了。

男人的心里,再真爱,还是儿女与权势更要紧。

“我,我也不是不心疼姨娘。只是想着,推己及人,我自己不乐意那样的婆婆,想必其他女子也不会喜欢。父亲,阿誉已经错过了一个,日后,我不想他再错过,再受伤害。您想想小姑丈。姑母是他正经的王妃,可是为了两位表哥,小姑丈也关了姑母……我愿意孝顺姨娘。那庙里,我愿意供奉姨娘最好的生活。可是回来……”回来就不要了。阿萱知道自己这说的话有些薄情,叫外人听见,骂一句忘恩负义都是轻的,骂一句畜生可能比较贴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