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14 章

阿菀:……

她坚强地在萧秀的怀里瑟缩了一下小身子, 凑过去亲了亲萧秀的脸。

“表哥, 真的睡啦?”

“嗯。”河间王世子严肃地应了一声。

阿菀哼哼了两声。

大新婚的……她虽然不是小色鬼, 不过也得亲亲蹭蹭什么的……

“你今天累了一天, 咱们慢慢儿来。”见自己的怀里阿菀在作反, 那只胖狼崽儿也在奶声奶气地叫着作反, 萧秀无奈地张开眼睛, 看见跳跃的龙凤花烛的烛光之下,一双亮晶晶的大眼睛正在期待地看着自己。

那双眼睛里映照出一个终于安心下来了的青年的容颜。萧秀沉默地看了阿菀一会儿,探身过去, 薄唇轻轻压在她的嘴角,片刻之后方才收回,对阿菀说道, “现在可以了。睡觉。”他觉得自己再这样下去恐怕阿菀不能休息, 因此只好努力地不要与阿菀过于亲近。

只是就算是这样,他也舍不得放开阿菀的手。

“好。表哥, 我嫁给你真的很高兴。”阿菀又小声儿说道。

“别说了。”萧秀无奈地拿手压着她的嘴角轻声说道。

只这一句话就叫他忍不住把她给这样那样了。

因唯恐阿菀伤身, 萧秀忍了忍, 深深地明白了想当初萧韦偷偷与自己说私房话的时候那苦逼的得天天洗冷水澡什么的悲惨日子。

可是萧韦那是单身贵族, 洗冷水澡无可厚非。河间王世子都娶了媳妇儿了,竟然还要洗冷水澡, 这过于不人道了。反正小妻子嫩嫩的, 看起来也十分精神, 不如过几天就好好儿吃掉……河间王世子面无表情地憋着坏主意,可是天真的小福星却没有半点察觉, 还很信任地跟萧秀睡在一块儿。

她睡得香喷喷的。

就算什么都不做,可是萧秀对她的珍惜都叫她心里美滋滋的。

狼崽儿被丢到了床角去,哀怨地叫了两声,觉得还是狗皇帝对自己最好了。

起码皇帝陛下的龙床大得很,狼崽儿随便怎么睡都幸福死了。

或许是萧秀的怀抱太温暖,也或许是今日真的很累,阿菀只跟萧秀闹了几句话就睡熟了。

她一觉睡到天亮,第二天早上起床,却见萧秀正撑着手臂,侧身安静地看着自己。也不知道他看了多久,阿菀的目光还有些迷糊呆滞,呆呆地看着眼前青年散落的寝衣露出的那片精致的锁骨上一会儿,才突然想起来,自己已经是萧秀的妻子了。她哼哼唧唧地闭上眼睛伸手叫萧秀抱,撒娇得格外理所当然,萧秀也不觉得腻歪,起身坐在床上,俯身把这小家伙儿抱起一些,由着她环住自己的脖子。

“表哥,你身上香喷喷的。”萧秀的身上带着淡淡的熏香,这是昨天成亲的时候留下的,就算沐浴之后还残存着好闻的香气。

阿菀把脸埋进萧秀的颈窝,因为已经是合法的了,不会叫人骂一声不知廉耻,她哼哼着把自己的脸在萧秀的颈窝里蹭了蹭。

萧秀侧头,亲了亲她的耳尖儿。

“休息好了没有?”

“好了。”阿菀还记得要早早儿地去给河间王夫妻请安的,急忙点头说道。

“如果累就再歇歇。王府里都是你熟悉的长辈与下人,你不必觉得不好意思。”想当初阿菀在河间王府住着的时候多么喜欢睡懒觉啊,因此萧秀很平常地提醒了一句。阿菀却摇了摇头认真地说道,“等以后再睡懒觉。今天意义不同,我想早点去给……父王母亲请安。”

她如今是萧秀的媳妇儿了,虽然说可以对萧秀撒娇娇气,也可以不管家继续当只大米虫,可是她却希望能真正地孝顺河间王夫妻。

更何况新婚之夜后睡懒觉……咋这么叫人觉得羞耻呢?

“我陪你。”萧秀的目光柔和,摸了摸阿菀的头发。

阿菀其实是这世上最贴心懂事的小姑娘,只是素日里大家都觉得娇气,因此就以为她是恃宠而骄。

其实阿菀是多么的乖巧 ,多么的孝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