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九章 结局(2/2)

钟紫苑心中担忧,便亲自端了茶水去一探究竟。进到书房,却见郭承嗣用那狼毫笔蘸满墨水,正在聚精会神的写着什么。她探头望去。却见他写的是:汩没朝班愧不才,谁能低折向尘埃。青山得去且归去,官职有来还自来。

钟紫苑不由诧异的道:“你不是才在渭水边剿了马贼回宫复命吗!怎么又和太后吵架了?”

郭承嗣恰好在写来字的最后一笔,那一捺,又粗又黑,就像是他此刻无奈又阴暗的心情。他微微叹了一口气,放下手中的毛笔,蹙眉道:“别问了,有些事你知道了没有好处!”他如何向妻子解释,自己无意中现。一向敬重的姐姐,位高权重的太后,居然会做出暗中买通马贼,暗杀先帝骨肉。这等残忍之事。

钟紫苑撇撇嘴,不屑的道:“你们姐弟俩的事,我还不稀罕问呢!”顿了顿,她又道:“父亲来信了,说是在江南那边准备开第二十八家分铺,问我想不想去江南瞧瞧。顺便参加开业典礼。”

郭承嗣微微一晒,笑道:“也好,薇儿与墨儿已经很久没有见过外祖,外祖母还有他们的小舅舅了。不如我陪你们娘三个一起去!”

“你是说真的?”钟紫苑不可思议的叫道。显然她对郭承嗣的提议感到十分心动,可随即她又摇头苦笑道:“这一走起码要大半年的时间,太后那边只怕是不会应允的!”

郭承嗣原本心中还有些犹疑,可见到钟紫苑那昙花一现的惊喜笑颜后,他反倒是下定了决心。他顺手捡起手里刚刚写好的这幅字,吹干了上面的墨迹,小心翼翼的折叠起来,而后提高声音,叫道:“荣喜!”

“来了!”五年时间让荣喜长出了青须,整个人更加显得稳重成熟了不少。他进屋来,一抱拳,询问道:“将军,有何吩咐?”

郭承嗣将手里的书信交到他手中,而后吩咐道:“找人将这封信送给太后。然后你叫上你家青黛,收拾出两辆马车。明天你们两口子带上薇小姐,墨少爷,还有夫人,咱们六人一起启程去江南!”

“是!”对于郭承嗣的吩咐,荣喜向来都是习惯性的服从。他答应一声后,立刻大步而出。

倒是钟紫苑心中又惊又喜,她这才相信郭承嗣所说的话是认真的。她捂着嘴惊喜的叫道:“咱们真的可以一家人出门去游玩吗?”

郭承嗣拥着她的肩头,愧疚的道:“是我不对,将你关在这将军府整整五年,你甚至还为我生下了薇儿,以及墨儿。我却常年在外征战,从没有好好陪过你们。这次出门,就由你说了算,不管你想要去哪,去多长时间,我都陪着你们!”

钟紫苑将头依在他的怀中,扳着手指头幸福的数着:“我想去的地方可多了!除了江南,我还想去蜀地见见朱斐,算日子,我给他制的护心丸应该吃的差不多了。如果咱们走快些,说不定还能参加他与雪姬的婚礼!真想见见雪姬给他生的小郡王,听说才五岁不到的小娃娃,已经出落的美若天仙”

“那是个男娃,怎么能用美若天仙来形容!”郭承嗣闻言一蹙眉,轻咳一声,道:“再说了,我觉得我们家薇儿才是最美的小郡主”

“多谢父亲大人夸奖!”郭承嗣话音刚落,就听一个脆脆的,稚嫩的声音从书桌底下传出。

钟紫苑触电般,忙推开郭承嗣搂着自己肩头的手掌,整理了一下凌乱的衣裳。而后努力板着脸,用严厉的口吻道:“薇儿,怎么又钻到桌子底下偷听大人说话?还不快点出来。”

就见一个粉妆玉琢,体态微胖,穿着紫纱裙,扎着两只小揪揪的小肉球从桌子底下钻了出来。

就见她眨眨酷似钟紫苑的琥珀色大眼睛,笨拙的行了一礼后,一本正经的说道:“母亲此言差矣,明明是薇儿先在书房内,而后是父亲大人进来,最后才是母亲大人进来,怎么能说是薇儿偷听大人说话!”

郭承嗣抚掌大笑道:“不错,不错,竟是错怪了薇儿,是你母亲的不对!”

薇儿冲着钟紫苑得意的一笑,然后从郭承嗣张开双臂,软软的,糯糯的道:“父亲抱薇儿!”

郭承嗣一颗心瞬间化为一滩春水,忙不迭的伸手将薇儿圆滚滚的小身子抱了起来。薇儿趴在父亲的肩头冲着钟紫苑得意的做了一个鬼脸。

钟紫苑心头一颤,小妮子一定是又闯祸了,在撒娇求保护呢!可究竟是闯了什么祸呢?她却暂时没有头绪。

就在她一筹莫展的时候,那边薇儿却已经尖叫着与郭承嗣疯玩到了一起。就在这时,青黛抱着刚刚睡醒的墨儿急匆匆走了进来。钟紫苑见状,忙伸手将儿子抱了过来。

薇儿放肆的笑声顿时一顿,忙在郭承嗣耳边小声哀求道:“父亲,待会母亲要是火,想要教训薇儿,你可要保护薇儿!”

“你能犯多大的错呀!放心好了,待会若是母亲火,父亲一定帮你向母亲求情!”郭承嗣毫不犹豫的大包大揽。

“薇儿!”郭承嗣话音刚落,就听钟紫苑咆哮起来。薇儿忙一缩脖子,将圆滚滚的身子躲进郭承嗣的怀中,然后对他露出谄媚的笑容。

郭承嗣悄悄对她眨眨眼睛,而后笑道:“行了,行了,叫那么大声,都把薇儿给吓住了!”

钟紫苑没好气的将手里的墨儿也塞进郭承嗣怀中,气呼呼的道:“你就护着她,瞧瞧她又做了什么好事!”

郭承嗣这才现手中的儿子那张粉嫩的小脸上,居然被漆黑的墨汁画了三只小乌龟,一张本就不大的小脸被这些乌龟占据了,变得一片漆黑。见到薇儿的杰作,郭承嗣顿时有些傻眼。他艰难的吞了一口唾沫后,才好声好气的问道:“薇儿,为什么要在弟弟的脸上画乌龟?”

薇儿眨眨眼睛,无辜的道:“弟弟不是吃就是睡,与荷花池里的那只老龟好像!”

“所以你就给你弟弟的脸上画乌龟?”郭承嗣哭笑不得的解释道:“你弟弟才三个月大,当然每天都是吃了睡,睡了吃,才能快快长大!你像你弟弟这么大的时候,也是这样”

薇儿明面上听得津津有味,心里却打定了主意:要是那个什么小郡王真的长得比自己漂亮,那我也要在他的脸上画乌龟(未完待续。)

...(83中文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