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2.一切结局,成埃落定【大结局】(1/2)

风奕忽然捏了捏拳头,半响他释放出一股强大的气息,这气息穿透饿了他的手缝间,直击向天,那天所在的地方!

“轰!”同一时刻,天忽然发出了火爆的响声,更是在同一时刻,天边再也没有了那宏伟而又庄严威望的声响。

“你!……”留沫躺在风奕的怀中,半天没有回过神来。

他、他居然是神明?

神明,那可是天地间最强大的存在,她虽未神女,却是跟神明最接近的人,但却从来未见过真正的神明。

就像是神话中说的那般,神的确是强大的存在,之所以强大,那是因为他腾架在万物之上。

可是哪怕他是神明自己也已经命不久矣了,自己的命劫,只有自己知道。

而如今,人类的劫难已经被他挡了下来了,留沫感激的看着风奕,半响才吐出两个字来:“谢谢……”

风奕替自己将人类救了下来,可是他却要受到惩罚,这就是天命。

“别说话了,你不会死的。”风奕虽然心窝一紧,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关心面前的这个少女,或许是因为她曾经救过自己的性命?

“不,这是命,我逃不掉的,我自己知道,一直都知道。”留沫摇摇头,看着风奕,牵强的笑着。

这就是她的命劫啊,逃不掉的,没有用的,这一切的一切,终成定局。

风奕握了握拳头,身为神明,其实他也十分厌恶这种规则,不论是人还是神,为何就不能自己掌控性命呢?他忽然下了一个决定,他要救下面前这个少女!

可是直接将她唤醒,是没有这个能力了,毕竟自己现在还未恢复过来。

但是,却可以使用最后的一个办法!

思虑了一阵后,风奕总算是下定了决心,他咬牙,忽然把自己的手掌往留沫那里一方。

一股强大而又神圣的光芒散发开来。

留沫一看心中顿时一惊。

“你、你这是?不、不行的,你这样自己也会出事的,不要因为我……”刚刚这样说完,留沫就感觉到自己身体似乎是被一种力量给拉扯出来似的,她感觉到自己全身心都在颤抖,那种感觉,仿佛是被彻底的灌输进入了某种不知名的力量,让她变得更加澎湃起来。

夺魂,就是由此而来。

他要夺走她的心,守住她的魂,只是没有想到,这辈子竟然会爱上了。

……

回到现实,拥吻良久,洛沫然终于放开了夺魂,她有些镇定而又慌张的看着他,随后问道:“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了,想起来了?”关于方才的那些回忆。

夺魂没有想到洛沫然会这样问,他淡定的一笑,随后开口:“是的,我都想起来了,只是没有想过要让你知道,那些回忆不是好事,毕竟当初的你,那样绝望。”

他想,如果她不记得了,就再也不要记得了,那些事情本来就不是好事,当初的绝往往,以及痛苦,既然忘记了那最好一辈子都忘记了吧,再也不要去回忆了。

可是夺魂没有想到的是,洛沫然竟然会回想了起来。

“只要现在,我们还活着就可以了,你看当初我救了你,却也救赎了我自己,若非有你,如今的我还是那个高高在上的天神,和你永远没有交接,现在的我们不是都还好好的吗?”

夺魂说道,并且看着洛沫然。

洛沫然同样看着他刀削般的面孔,最终还是点点头。

她重生了两回,而重生的缘由都是他带给自己的,他救了自己。

第一次她本来是应该死了的,但是却被他所救,第二次是自己身为洛神族神女的身份,才使得自己可以重生,既然未来都这么好了,那么以后只会越来越好的,洛沫然甜甜一笑,再一次搂住了夺魂,并且送上了自己香甜的嘴唇。

……

恢复了记忆的洛沫然已经不想再管前世的事情了,什么杀手组织,什么血杀组织,狂风组织,但是她现在还不能放下,只要一天不除掉这两个杀手组织,那么就会有很多孩子,饱受煎熬,在不情不愿的情况下被杀。

甚至有的孩子还没有享受到天伦,就会被杀死,被同伴杀死,这就是杀手组织带来的灾难。

恢复了前世的记忆,她就是神女,虽然现在已经不是当初自己所在的那个时代了,可是如今的她还是她。

第二日清晨,洛沫然就和夺魂离开了这狂人组织所在的小岛,他们两个约定好,分头行动,夺魂去暗杀狂风组织的头目,而自己则是去杀死血杀组织的头目,彻底的瓦解了这些杀手组织,再加上日后自己的杀手组织狐影阁,那肯定会让加入的人自己选择。

保证不再重演当初的情形!

血杀组织是自己当初前世的杀手组织,在她看来,这血杀组织的头目没有放过自己,那么到了今天,她自然就不可能放过他。

现在的洛沫然只想快点将这些繁琐的杂事都处理掉,这样一来的话,自己就可以真正的和夺魂隐居了。

她们可以跟亲人居住在一起,不再管以前的恩恩怨怨,至于那些杀手组织什么的,就全部交给雪狐她们管理吧,自己是再也不想要管了。

位处南半球的M国比亚区,热带地段,孤僻而又古老的地段,一座别墅屹然耸立在这里,洛沫然迈过很多高压电线,灵敏而又轻快的手脚很快就来到了这里。

这座别墅是孤立的,并且周围都放着很多高压电线,就像是一只苍蝇都很难进入这里,一旦有动物哪怕是苍蝇蚊子进入,就会立马被发现,又何况是人呢?

这就是血杀组织的头目,韦迪的所在地。

血杀组织的头目也有一个代号,名叫韦迪。

就连洛沫然查询这血杀组织的相关信息时,都知道的不多,只知道他叫韦迪,而今天她来,有一个很重要的目的,那就是杀了韦迪,这样一来,所有的所有,一切的一切都会迎刃而解,自己自然就可以和夺魂逍遥快活的过着自己的小日子了。

别墅内,一个秃子头的男子坐在沙发的正中央。

洛沫然已经翻过了高压区,并且一步步的靠近别墅,她此刻不得不保持着十分的警惕。

韦迪是血杀组织的头目,更重要的一点是,他还是培养了自己的杀手,其实力,绝对不是盖的,这一点倒是让洛沫然十分的谨慎。

但是从一开始,韦迪用绝对的手段除掉自己的时候,他就应该想到了,会有这么一天!

洛沫然躲在墙的外边,贴着一个窗户旁,用一种工具很快就把窗户撬开了,并且自己一溜烟就翻身进入了窗户。

这是一个客房,她进入了客房,同时她从屋子里路过,并且在开门的时候小心翼翼,不一会儿就从客房出去了,躲在楼梯的下面,此时已经能够看见坐在客厅沙发上的韦迪了。

这韦迪还是老样子,不论是模样还是长相,还没有什么改变,虽然离当初的事情,都已经几年过去了,但是他还是过得如此滋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