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章 假象的和平(1/2)

由于情况紧急,珈榴将再次见到老师的激动心情勉强压了下去,她快速把杀生丸从水里捞起来。看小说到珈榴大致扫了扫他身上的伤,最重的是左肩的贯穿伤,直接被穿了一个洞,伤口及其整齐,珈榴并不知道这是被什么东西伤到的。按理说在森林里草药应当有许多,可她对草并不了解,但所幸这次来她就预料到了情况会不太明朗,所以备了许多伤药,当然是为了其他人准备的,现在,它们可算派上用场了。

在把杀生丸身上的伤口处理好后,她终于松了一口气。杀生丸的伤其实并不致命,但他失血太多了,如果他是一个人类,估计这会儿已经排队去往冥界了,幸运的是,他是一位强大的妖怪,这种伤对他来说只需要好好休养便可以恢复。

珈榴现在只有一种感觉,那就是饥饿,她几番思索后在杀生丸的身边设下了一道小型结界便离开了,她起码得找些东西果腹,顺便再给杀生丸准备一些食物。

在找食物的路上,她一直都在思考着杀生丸究竟是遭遇了什么,是遇到了他母亲所说的西国最大危机了吗?如果真的是这样,她是一定会去帮忙的。那么与其他人碰面的时间就要后延了,她同样担心这段时间内他们会碰到麻烦。

当珈榴捧着一堆果子回到杀生丸昏迷的位置时,这只清冷的大妖怪居然已经醒了过来,他的脸色苍白,神色难掩疲惫,但表情仍旧十分的冷漠,在他看到珈榴后也没什么特殊的反应,只是那双金色的眼睛在她脸上多滞留了片刻,接着便平静的将自己的视线挪了开来。他靠着身后的大树而坐,银发的发尾在草地上卷曲了起来,就算是这样稍显狼狈的情况下,他依旧十分的从容,并没有露出任何焦躁的神色。

“是你救了我吗,人类的阴阳师?”杀生丸开口了,他的声音里带着些沙哑。

珈榴抿紧了嘴唇,这回,珈榴再次见到老师后的心情完全爆发了出来,她怕自己一开口声音都在颤抖。幸好杀生丸耐性十足,他安静而平和的等待着珈榴的答案。

终于,几分钟后,珈榴开口了,她低声说道:“我看到了您顺着溪流飘了过来,便将您救了起来。”说话的时候她一直低垂着头,没有看向杀生丸。

杀生丸听到了她的敬语,他淡淡的扫了珈榴一眼,没有作声。珈榴同样沉默的将自己怀中的野果放在了他们两人之间靠近杀生丸的位置,“您受伤了,我不知道妖怪们都吃些什么,只能摘了些野果,如果您还有想要吃的食物,请告诉我。”

杀生丸看着她没有作声,珈榴并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但她却知道自己此行的目的,所以她并没有刻意去和杀生丸说话,在杀生丸不愿意出声的时候,她就假装自己是个哑巴,她需要尽量减少和杀生丸的接触,抑制两个人的关系,从而改变杀生丸的未来。只要他们维持在一个不近不远的距离就好了。

珈榴是准备在杀生丸养伤的期间保护他的,但如果她不说出一个合适的理由留在这里反而太过刻意,她不能让杀生丸感觉到她的异常,半晌,珈榴缓缓说道:“我是花开院珈榴,我该如何称呼您?”

“杀生丸。”

珈榴点了点头,示意自己明白了,“我之前碰到了一个来历不明的女人,和她交手之后便来到了这里,我将前往花开院本家,不知道您是否知晓它的位置?”

杀生丸淡淡的说:“我不曾留意人类的事情。”

这倒是与珈榴所想的答案没什么差别,于是,珈榴说道:“既然这样,我想前往附近的城镇,如果可以,我希望和您一同。”

珈榴本以为杀生丸会说不需要,但他竟然没有任何反应,珈榴熟知他的一切习性,自然也知道这是他默认了的意思。珈榴惊讶的神色似乎引起了杀生丸的注意,在他转过头来是珈榴飞速的垂下了视线。